首页 解梦百科

噩梦多或为认知能力衰退的征兆

作者:南方周末    时间:2023-11-14 16:20:48

(小尘4x/图)

晚上睡觉会做梦,这种现象很常见,一些内容恐怖的噩梦还很影响睡眠质量。但如果上了年纪后经常做噩梦,或许也应该考虑下是否身体健康存在问题,比如有没有帕金森病。帕金森病是一种老年人中较为常见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发病后会影响认知能力和身体的控制能力,出现手抖、行动迟缓、平衡感欠佳等症状。除此之外,有研究还发现一些患者的睡眠可能也会有问题,比如,做一些有负面情绪的噩梦。

作为征兆的噩梦

2022年6月,英国伯明翰大学人类脑健康中心的研究人员阿比迪米·奥泰库(Abidemi I. Otaiku)曾开展过一项研究,通过3800多名老年人做噩梦的情况观察后续他们患帕金森病的风险。这些观察数据开始于2003年至2011年间,参与的老人起初都没有帕金森病,然而平均七年多的跟踪观察后,一些人开始诊断出帕金森病。结合他们之前做噩梦的情况,阿比迪米·奥泰库发现,频繁做噩梦的老人在随后五年内患帕金森病的风险是那些不怎么做噩梦的人的三倍还要多。受此启发,他想到对于没有帕金森病的人来说,做噩梦的情况是否也可能与其他认知能力的变化有关呢?

最近,利用多项长期研究的数据,他进一步探究了做噩梦与认知风险之间的关系,发现中年人做噩梦偏多的话,相关的认知能力会显著下降,而做噩梦较多的老年人,其痴呆症的风险会升高。

具体来看,相比不做噩梦的人,那些报告自己每周都做噩梦的中年人后来经历认知能力减退的风险要高四倍,而老年人经常做噩梦也会让其患痴呆的风险高出两倍。相关研究2022年10月发表在柳叶刀《临床医学》(eClinicalMedicine),进一步强调了做噩梦在中老年群体中所可能关联的认知能力下降的风险。考虑到无论是帕金森病还是痴呆症,暂时都没有治愈方式,这些相关研究中所发现的做噩梦的预测效果对尽早识别相关疾病风险,并采取适当的干预或预防措施,可能有积极意义。

做噩梦是各个年龄段都会发生的事情,但研究发现,相比成年后早期阶段做噩梦情况的相对稳定,年龄更大的老年人群体做噩梦的情况与更年轻的人还是有所不同。在一项有近三千份样本的调查中,50岁以上的人有梦魇的比例为2.7%,而70岁以上的人比例则高达6.3%,可见,随着年龄的增加,梦魇的风险也会升高。笼统地讲,梦魇也是做噩梦,但特指还会从噩梦中惊醒的状况。但惊醒、睡不好还不是全部,调查中发现经常这样做噩梦的人通常还会有更高的抑郁和压力的情况,甚至有更高比例自杀的想法,相关风险都比不常做噩梦的人高三倍以上。

男性的风险可能更高

最新研究中也发现老年人群体中常做噩梦的比例要比中年人群体中要高。为了弄清楚做噩梦对认知能力下降和痴呆症等情况的影响,研究人员利用了三项研究队列数据。其中一项包含了六百多名中年人的数据,平均年龄50岁,而另外两项合计有2600名老年人的数据中,平均年龄超过80岁,这些人在研究之初都相对正常,未发现认知能力减退或痴呆症的情况,但在随访多年后,开始发现一些人存在这些认知能力下降的问题。结合他们睡眠质量评估的情况,研究人员可以对每周都做噩梦人的认知风险情况进行分析。

从性别差异上看,中老年男性经常做噩梦的情况要高于女性。此前已有数据显示成年女性在中年阶段之前比男性做噩梦的情况要更频繁,但从60多岁开始,男女之间的差别就不那么明显了。说明男性从中年到老年过渡的过程中,整体上做噩梦的情况在增加。最新研究也发现,虽然中年女性常做噩梦的情况达到7.4%,高于中年男性的4.1%,但老年男性常做噩梦的比例大幅增至8.5%,增幅超过100%,明显高于老年女性的5.7%。总体而言,男性在随访期间年龄增长的过程中,常做噩梦的情况还是要高于女性。如果将频繁做噩梦视为一种潜在的认知能力风险因素的话,那么这也意味着,男性的风险大体上还是要高于女性。

此外,研究中还发现,不仅做噩梦的情况与痴呆的情况有关,抑郁的情况也与痴呆的发病情况有关。这与此前近二十年里,科学家不断确认的观点一致,即早年间抑郁症的情况可以预测随后痴呆症的风险。早在2001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精神健康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通过梳理抑郁症相关的证据就提出抑郁症的病史可能是痴呆的一种风险因素,但不是很确定。2011年,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精神病学系研究人员经过分析进一步地提出证据,支持早期抑郁症或抑郁的症状与晚年发展出痴呆症有关联,而且他们估计这背后关系的存在可能是因为大脑海马萎缩、糖皮质激素水平变化或β淀粉样蛋白沉积等机制。

预判风险的意义

最近,有研究人员利用英国生物银行的数据对超过35万老年人的抑郁和痴呆情况进行了分析,发现抑郁症会让得痴呆的风险升高超过50%,相关研究2022年9月发表在《生物精神病学》(Biological Psychiatry),为通过抑郁情况评估痴呆的风险提供了更多的证据。特别的是,研究还发现,在抑郁症尚轻的情况下及早治疗的话,可以将相关风险大大降低,这种防患于未然的效果也是最新关于做噩梦相关研究所强调的。

在当前全球老龄化加速的背景下,以痴呆症为代表的认知类疾病,既缺乏有效的治愈手段,又易导致患病者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给看护者带来极大的照顾压力。有研究估计,到2050年,全球患痴呆的人数有可能从2019年的5700多万大幅增长至近1.5亿,如何提早识别、干预,甚至预防这类疾病的风险,显得至关重要。在科学家目前已经识别出的一些风险因素中,除了抑郁症之外,高血压、糖尿病等心血管疾病,脑部受伤、听力损伤等器质性病变,以及社交情况和教育程度等,都是一些潜在的风险因素。而基于最新研究所给出的证据,做噩梦有可能也是一种风险因素。

不过,对于做噩梦的风险,鉴于相关观点极少,这一风险因素的预测力仍有待更多研究去确证。而且,最新研究的局限也很明显,比如对做噩梦的类型和痴呆症的细分类型都缺乏相关的信息,这些可能会干扰相关的结论。很多精神疾病的发病过程是慢性和渐进的,就目前而言,至少应该意识到过于频繁地做噩梦可能是一种潜在的健康风险信号,如果总是因此睡不好,应该尽早找医生进行诊断,以查找原因,对症治疗。特别是对于中老年人,基于目前的科学认识,相关的风险要更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