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梦境解析 其他

我梦到自己开枪杀人,还很淡定。

作者:IN典安宁    时间:2024-04-23 17:30:26

我不知道我在哪一个人家里,带着一个大约三岁的女孩,女孩柔软可爱,头发细软泛着金黄,皮肤白皙,能看到鼻梁下的青筋,软软的细胳膊松松地挂在我的脖子上。

孩子当然不是我的,我也不明白我以什么身份在照顾她,家庭教师?反正梦里没交代清楚。


房子很大,一整套独体别墅,我们坐在一楼大厅里的欧式沙发上,和沙发呈九十度角的靠墙是一个长三米多的吧台,看来房子的主人很奢华,酒柜里摆满了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酒。

女孩的父母长期对女孩不管不顾,他们三十多岁,男的高而壮,女的皮肤很白,穿着藕色丝质衬衫下摆扎在卡其包臀裙里,黑色中跟细跟尖头皮鞋,头发中长,栗色,直而顺,一侧别在耳后。跟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助理样的男人,衬衫领带,拿着黑色的手包。他们鬼鬼祟祟地挤在吧台后,好像遇到了什么危险,计划出逃,打算把女孩丢下不管。


我抱着女孩把她放到楼上卧室,让她不要出来,她很听话。


关好门,我走下旋转楼梯,楼梯是黑色大理石切割,边缘用铜包着,金灿灿的,很有暴发户的气质,楼梯的扶手都是纯铜雕花做旧,缠枝花纹,还挺好看。

我一步一步踱到吧台前,看到女孩的父母在吧台底下的柜子里翻着东西,打算逃跑?


我质问他们为什么不尽父母的责任和义务?为什么对女孩不管不问?遇到危险也不打算带走,仿佛没有生过她一样。


他们根本不理睬我,好像我在和空气说话。


愤怒中,我拔出枪,(我从哪里弄的枪?)对着三个人的脑门一人一枪。他们瞬间倒地,我怕准头不够,挨个又分别补了一枪。没看到血。(梦往往没有那么合理。)


然后我又上楼去,把小女孩抱了下来,在沙发上继续陪她玩,窗外院子里的阳光正盛,满园的花儿开得摇曳生姿。


我眯着眼看着院子里忙碌的花匠,有个管家样的的中年肥胖男人走近过来,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他大概知道我杀了他的主人,却被我凌厉的眼神吓得不敢作声,只是低着头依在吧台的一角,偶尔用眼睛偷偷瞄我一下。


我搂着柔软的女孩儿,把她的头窝在我的肩膀上。


女孩儿开始小声闹着想找爸爸妈妈,说她之前看到他们回来了。


我问:他们对你好吗?关心过你吗?


女孩儿低着头,眼帘垂下,长长的睫毛密密地像一排小刷子,嘴唇微微嘟起,沉默了两秒,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还要找他们呢?我照顾你不好吗?


女孩儿继续低着头不说话。


我叹了口气,把她揽进怀里。


开始后悔刚才为什么那么冲动杀了她的父母,她还是更爱她的父母的吧?


而且,杀人偿命,我也逃不脱法律的制裁,等夜晚来临,哄了小女孩睡觉我就去自首吧。


小女孩没了父母,而我也因此赔上了自己。


然后,醒了。


我坐起身迷迷糊糊地想,还好是梦,我不用坐牢了.